小学的学区房,很多知名民办小学的招生工作已经结束

本以为终于确定下来了,但刘女士和一些“过来人”家长闲聊发现,寄宿学校孩子的家庭背景一般较好,容易互相攀比;家长无法准确体察孩子的内心变化,家庭互动教育会严重缺失。“本来过两天就要交学费了,听到这些话,又动摇了。”刘女士叹了口气说。

  “进口”决定“出口”?

王女士住在西城区,公立学校的教育资源相对丰富,但她认为教委经常出台针对学区的相关政策,小升初对口的校区并不确定,她决定把孩子送到民办小学。

“好学校不如好家庭”

对于是否会选择目前对口的公办小学,陈文表示,那是村里面的小学,环境和教学质量都很一般。“不过现在课外补习那么多,也不是不可以的吧?”陈文反问记者。

山东禹城市华奥私立学校校长张德峰分析了其中原因,“第一公办的教育资源,现在来说大班额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小班化教学孩子在课堂上也好、课下也好能够得到老师充分的关注。”

综合考虑后,张帆最终选择了老房子对口的学校。“晨晨一年级的时候,比起去了‘省一级’的小朋友,成绩属于中等。”张帆说,“男孩子调皮,家长要引导好”。为此,张帆给晨晨报了围棋班,同时要求他每天自己登记作业、收拾书包。因为学习压力不大,晨晨心态开朗,加上张帆不断的鼓励,晨晨渐渐养成了认真听讲、做作业的习惯,考试成绩也一次比一次高。

近日,在一些大城市,“幼升小”的战场硝烟弥漫。某民办校的面试不仅考逻辑推理、登记外祖父母的职务、学历,还要考核家长身材,理由是如果身材过胖说明家长缺乏自我管理能力。这场“面试风波”以当地教育部门的处罚而结束,但也让家有孩童的家长倒吸了一口凉气。“马上就要面试了,真担心自己给孩子拖后腿。”作为一名准读书郎的母亲,本来已在“公办还是民办学校”中难以抉择的刘女士,变得更加焦虑了。

广东省东莞市有十余家优质民办学校,其中“幼升小”不限学生户籍,很多经济条件不错的家长都想把孩子送进这些学校就读。这两年,东莞的东华小学招生录取率有时高达10:1;虎门外语学校限制了报名人数,录取率也在5:1左右。广州市博雅小学招人负责人说,“第一次网报的时间是5月20号就截止,很多学校的学位已经满了,如果你要确定的话就要尽快。整个广州估计都差不多结束了。”

据记者了解,划片、免试、禁止择生……在公办小学被“严管”的同时,曾经发生在公办小学身上的预录取、考试选生源等等违规行为,正在民办学校蔓延。民办学校可以打各种擦边球,自然牵动当地家长的神经。

早在3年前,刘女士就斥资400多万元买了天河某“省一级”小学的学区房,让小孩可以入读对口的小学。“学校口碑好,还能直升一所重点中学,”刘女士说,“我们原来住的地区教育很一般,为了孩子升学就举家搬过来了。”在她看来,学区房附带的是周遭优秀的读书环境,“古代孟母三迁也是这个意思吧。”

南京前两年一直强调公办“零择校”,这两年的择校热点也从公办转到了民办。对南京教育研究多年的教育专家戚若予表示,将来的趋势就是择校选民办,公办托底,“由于公办学校办学行为和宗旨受到义务教育法的约束,不能随心所欲的比如说用入学考试的方式,比如考试和变相考试的方式,比如排名,不能使用违背教育规律的东西,而民办教育打了擦边球,民办教育的入学,无论是早些年的考试,奥数的分量,乃至今年的面测,都是考试或者变相考试,民办教育是在选择、掐尖。”

下午3点半左右,广州市天河区体育东路附近的一家幼儿园马上就要放学了,刘女士一边等候一边和其他家长交流“幼升小”的信息。

看到大儿子晨晨的成长,张帆更加坚定地不用为小儿子的“幼升小”太纠结。“什么是好学校?适合孩子的才是好的学校。好学校也不是万能的,还要靠家庭。开开心心地让孩子上家门口的普通学校,配合良好的家庭教育指导,效果不会差。”张帆说,“家庭,作为一所被遗忘的学校,往往起着极其重要而不容忽视的作用。”

上海阳浦小学工作人员说,民办小学可以选生源,这是巨大的优势。

“对口小学面谈表现好的话,能调到重点班,就不担心师资摊薄问题了。”刘女士打算做两手准备,让孩子继续上幼小衔接班,争取面谈拿到好成绩。刘女士戏称“幼升小”是孩子的第一场高考,“就是‘进口’决定‘出口’。”刘女士对此深信不疑。说完,就带着刚满6岁的女儿快步走向幼小衔接班,继续为接下来的学校面谈培训“加码”。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地方政府教育部门不能满足于公办学校就近免试入学,对民办学校择校热却视而不见。缓解民办学校择校热,规范民办学校招生及办学,应成为下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依法治教的重点。(记者
叶小钟)

民办小学择校热,在国内很多城市蔓延。郑州学生家长王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孩子上的就是民办学校,当时还以为学校交钱就能上,没想到也要提前好几天排队预约,名额有限。

陈文讲起自己为儿子“幼升小”的事,依然十分迷茫。由于自己学历较低,一直以来,陈文希望能带给儿子更好的教育条件,“没有学历都不好找工作。”作为一名货运司机,陈文的月收入是8000元左右,妻子是一名超市收银员,月收入5000多元。“几百万元的学区房根本不敢想,”陈文说,尽管深知学区房能进好的学校,有利于孩子的教育,但对于一般的工薪家庭来说,这不是“咬咬牙”就能解决的问题。

张帆的小儿子今年9月也要上小学了,对口小学是“区一级”。“学校普通,但进入以后就会发现,学校虽然有差别,但教育差异不大,良好的家庭教育指导才更重要。”作为一名六年级学生的家长,张帆对于“幼升小”有自己的看法。

王女士说,北京民办学校对家长和孩子的面试没有上海那么夸张。她介绍,每个学校不一样,比如说国际学校会面试小朋友的英语,也会让小朋友分组做活动,学校会观察小朋友个性特征。

锁定一所民办小学后,刘女士又担心孩子过不了面谈。与公办小学的简单面谈不同,民办小学面谈带有选拔性质,热门民办小学动辄50%的淘汰率,让刘女士不敢掉以轻心。为了进入心仪的民办校,刘女士为孩子报读一个幼小衔接班。

“3月才报班已经晚了,找了一圈人,才把孩子塞了进去。”她告诉记者,幼小衔接班每天上2小时课,主要是教认字、加减法,还有看图说话、记忆力、逻辑思维能力的训练等。一次课200元,刘女士粗略算了一下花费已超过1万元。5月13日上午,刘女士一家陪着孩子参加面谈,当天晚上就收到了录取的电话通知,一家人才松了一口气。

央广网北京5月24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眼下,又到了“幼升小”关键时刻。根据家长的反映,今年一线城市的“幼升小”择校热有向民办小学倾斜的趋势,优质民办小学似乎成了香饽饽,很多知名民办小学的招生工作已经结束。媒体调查发现,民办小学火爆背后,存在一些违规之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