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o的中国女学生则花了1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08万元),美国名校在录取学生时给美国的

欧冠 6

名校的录取通知书有“价格”吗?谁能买得到?

很多人认为“人情关系”是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词语,然而美国人也深谙此理。在美国,社交(networking)是普通学生入学时被反复强调的技能,而“关系(connection)”对美国大学的录取也有一定影响,“子承父业”的择校现象尤其突出。  看过电影《天才瑞普利》的人都对里面裘德洛扮演的Dickie印象深刻,作为富家子弟的Dickie是普林斯顿的学生,来自美国的富裕家庭,他说“我不需要眼镜,因为我不用读书。”  美国大学的申请需要从多方面考核学生,而成绩只是一个重要参考因素,除此之外还需要看学生在课外的成就(包括特长和课外实践)以及家庭背景等。  和中国人希望将孩子送入名校一样,美国的名流们也有就读名校的传统,而且大部分都是“世袭制”,也就是说父亲就读的学校孩子也会就读。  以出过8位美国总统的哈佛大学来说,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 和儿子、也就是美国第六任总统的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都毕业于哈佛;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和其远房堂侄富兰克林·罗斯福也都是毕业于哈佛大学。而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和其父亲则均为耶鲁大学的毕业生。  名校  拼爹更严重  2013年Business
Insider和 The Stanford
Daily都明确表示,美国学校招生的时候会给予学校校友的子女一些优惠政策,其中就包括常春藤盟校。虽然美国人不太愿意谈及阶级,也是信奉通过个人奋斗能创造价值的国家,但在美国却也讲“拼爹”。  除了一个好的爹能够给儿子创业的第一笔金外,在受教育上美国的家庭也对小孩有着深刻的影响。  首先,因为高昂的学费,优渥家庭的孩子更有可能就读美国名校。  美国的名校和常春藤盟校几乎清一色都是私立大学,除了精良的教育外,高昂的学费也是美国名校的标配。  根据“
The
Richest”的报道,美国哈佛大学是拥有最多有钱学生的大学,其中45%的学生的家庭年收入超过20万美金;  而耶鲁2014年度的新生中有65%的学生家庭年收入超过12万美金,少于10%的耶鲁大学学生接收佩尔助学金(美国联邦助学金基础)。  由于支付不了高昂的学费,很多学习成绩不错但来自于普通家庭的学生会选择在本地的公立学校就读大学。当然美国名校也会给成绩优异的学生奖学金并吸引他们来学校就读,但实际上这些来自普通家庭或者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名校尤其是常春藤大学内往往压力倍增。  Ana
Barros
是一名来自纽瓦克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她就读于哈佛大学。她说:在学校,她感到‘低收入’就像刻在自己额头上的标签,而你在学校能感到阶级的标志无处不在,从穿着到谈吐。”而在一门社会学课堂上,她的老师让学生自己定义家庭所处阶级,有的学生说“上流社会”(Upper
Class)和“中产”,而这些都让她很受伤。(摘自BostonGlobe
2015年文章)  2013年《纽约(专题)时报》的一篇标题为《Class is seen
dividing Havard Business
School》的文章写到美国哈佛商学院中“阶级”正在成为分化学生的重要问题。其中提到,哈佛商学院一个超级富有学生组织的俱乐部Section
X
常常会举办一些酒会,包括周末去冰岛或者拉斯维加斯的度假旅行,而加入这个俱乐部则需要每年2万美金的年费。  但更令人头疼的是,如果你在学校需要保持和他人的人际交往,你就必须得参加活动,而参加活动往往就需要付出一定金钱上的代价。  录取  家庭施加的影响  名流或是中产家庭的学生除了能够有更大的可能性进入名校就读,在名校招生时,名流子弟也是收到照顾的。  美国电影《高校风云》的故事背景是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来自普通家庭的犹太学生在哈佛备受同学欺负,而欺负他的正是一名靠家庭进入哈佛就读的“特殊学生”。  高校风云中的哈佛学生  虽然美国名校致力于平权运动和学生多样化,但是不可否认家庭背景还是对于名校的学生录取有一定的影响。  跟据
Business Insider
的报道,45%的校友子女更容易被大学录取。文章提到,在早先普林斯顿大学学者Thomas
Espenshade认为在录取中,学生的家庭背景优势相当于SAT的160分。而这种与生俱来的家庭优势在常春藤盟校录取时更能体现出优势。  哈佛对于有家庭背景优势(与学校有特殊关系或是校友子女)的学生录取率为30%左右,而总体平均录取率则为5.8%;  普林斯顿的家庭背景优势学生录取率则为33%,全体平均录取率则为8.5%;  而耶鲁则承认有家庭背景优势的学生录取率为20-25%,总体平均录取率为6.7%。  而这些“特殊学生录取率”则是由学校自己上报的,所以实际上是多少也无从考证。  除了私立名校外,公立大学也会在录取中偏向这些与学校有特殊家庭关系的申请人,Business
Insider
点出了弗吉尼亚大学和密歇根大学。  那到底什么样的家庭背景才会被学校偏向性录取呢?  Business
Insider认为被偏向性录取的学生更趋向为来自富有家庭的孩子和白人。  1
校友子女的孩子  根据Standford
Daily的报道,学校的录取委员会有权利定夺在申请学生中谁更有“与众不同”,而学生是校友子女在录取委员会看来就是一项“与众不同”的特点。而
Daniel Golden在其《The Price of Admission: How America’s Ruling Class
Buys Its Way into Elite Colleges—and Who Gets Left Outside the
Gates》表示,美国名校在录取学生时给美国的“特权阶级”一些优惠,在帮助这些特权阶级的孩子进入美国大学后,学校也在得到这些家庭的支持。  Daniel
Golden
2004年因发表在《华尔街日报》上针对美国名校的特殊录取政策的系列报道而获得普利策奖,这本《The
Price of Admission: How America’s Ruling Class Buys Its Way into Elite
Colleges—and Who Gets Left Outside the Gates》就是其调查成果  2
给学校捐钱  学校对于的倾向性录取通常也是需要家长“付出点代价”的,比如捐钱。美国大学的绝大收入来自于校友捐款,因此捐款方往往会在录取时对学校施加压力,又或者在孩子被录取后给学校捐款。Daniel
Golden
说:“这就相当于,如果你录取我的孩子,我会给你5百万捐款的交易。”  事实是否如此?  2006年的《经济学人》的一篇《Poison
Ivy》中引用了大量Daniel Golden
的评论,其中就指出美国的特权阶级会通过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将孩子办进名校,比如小布什和约翰·克里。  小布什在中学时成绩很差,但就是由于父亲是美国总统以及耶鲁校友,小布什也成功进入耶鲁上学,主修历史,而耶鲁也承认录取小布什是因为“Legacy
admission” ( 对校友和与学校有关系家庭的特殊照顾录取)。《The New
Yorker》曾爆小布什当年的SAT语文成绩为566,数学为640,比耶鲁学生的平均分低了180分。  而小布什进入耶鲁就读后成绩也并不好,大部分成绩为C,据说最好的成绩为B+。  而也有人说现任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当年成功进入耶鲁就读是和他父亲有关系,而在耶鲁大学的学习中,约翰·克里和布什一样是一个平均成绩为C的学生,还是2004年小布什的总统竞争对手。  而《经济学人》还指出,美国政治人物(1993-2001副总统)艾伯特·戈尔(Al
Gore)也帮自己的孩子办进了哈佛。他的父亲是美国著名的投资人,一生给哈佛捐款,而戈尔自己也捐款530万美金。他的4个子女也都进入哈佛就读。  川普的犹太女婿库什勒据说高中成绩不好,还是进入了哈佛,据说其父亲给哈佛捐赠了250万。  (图左为库什勒)  对于美国人来说,这种学校录取时的偏向性(Legacy
Admission)早就已经不是新闻。虽然学校一直对此的解释是希望能够拉进和校友的关系,但实际上还是和钱有一定关系,因为子女在自己学校就读的校友更倾向于捐款,而捐款越多的人的孩子也更容易进入该校就读。  尤其是像这种家族式就读同一所学校就更容易累积和学校的关系,而这种互惠互利的关系也能够循环持续下去。  当然目前越来越多人注意到学校的这种情况,这种偏向性录取相比50年代来说也好了不少。

近日,有一条关于“中国家庭花4374万元进耶鲁”的新闻上了热搜,惊得说姐是目瞪口呆!

3月12日,美国教育史上最大舞弊丑闻曝光。好莱坞名流、知名企业高管、投资人等通过升学中介向大学教练和行政人员行贿,通过代考、修改成绩以及伪造履历等方式为子女获得名校入场券,包括哈佛、耶鲁、斯坦福等名校均牵涉其中。目前,美国司法部已经指控了近五十名涉案人员。

据《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在上个月轰动全美的常春藤贿赂丑闻中,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向案件背后的“操盘手”William
Singer支付了高达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374万元)的贿赂,也是目前被暴露出的金额中最高的一笔,但这个支付了650万美元的家庭的身份仍然未对外公布。

这次风暴的中心是现年58岁的William Singer和他在加州创办的升学机构“The
Key”。他的客户无一例外都是富人,Singer们提供的则是一整套的打包服务,可选项包括安排枪手代考、贿赂监考官、贿赂行政人员修改成绩。由于美国高校重视体育成绩,另一个令Singer们极为看重的对象是大学教练,他们会伙同教练为申请者伪造履历。

此外,另外一名名叫Sherry
Guo的中国女学生则花了1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08万元),最后成功被耶鲁大学录取。据报道,这名中国女孩原本想申请哥大或者牛津,但是William
Singer建议她申请耶鲁,并保证一定能成功。

美国联邦调查局表示,他们从2011年开始调查这宗名为“Operation Varsity
Blues”的案件,前后共有200名探员参与调查。

最后,这名女孩在Sherry
Guo的“包装”下,成为一名获得过很多奖项和荣誉的足球特长生,并成功被耶鲁录取。

在一份公布的文件中,一名家长在2017年向Singer支付了120万美元,希望让女儿进入耶鲁大学,其中40万流向了耶鲁一名足球教练的账户。这名女生被包装成了足球运动员,但实际上她根本不会踢足球。The
Key还会伪造申请者在运动中的照片,增加履历的可信度。

欧冠 1

在一份监听到的对话中,一位母亲请求Singer找人代替自己的儿子参加ACT(American
College
Test)考试,“我知道这很疯狂,我知道,但我需要你让他进入南加州大学”。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Singer曾表示,“我们做的就是帮助美国最富裕的家庭,让他们的孩子进入名校”。

8年2500万美金,帮富二代家长圆梦

通常,Singer还会这样告诉他的客户,“走‘前门’意味着你得靠自己,但也有一扇‘后门’,通过结构性的空间获得提升。”

本次诈骗案的核心人物威廉姆·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以自己开设的一个“关键全球基金会(Key Worldwide
Foundation)”为掩盖,表面以慈善的名义接受“善款”,实则以行贿和造假等手段,帮助“客户”的孩子进入名校。

“每个人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朋友,但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可靠。”通过行贿舞弊,Singer将这扇“后门”发展成一套成熟的产业链。

欧冠 2

联邦调查局探员John
Bonavolonta称:“他们窃取的是整个国家其他学生进入高等学府接受教育的平等机会。”

William Rick Singer 图片来源:Google

这桩丑闻引发人们对于教育公平的关注,Singer提到的“结构性空间”究竟是什么?这样的腐败是个案吗?还是美国大学准入标准“病了”?

这场美国司法部迄今为止起诉的最大一起招生舞弊案,辛格总计收到家长支付的约2500万美元赃款。

2017年,一个名为Opportunity
Insights的NGO在美国调查了38所顶尖院校,其中包括五所常春藤盟校。根据他们发布的报告,如果将美国家庭按照收入状况排列,更多学生来自金字塔的“塔尖”,而非“塔基”。他们比较了学生出身的家庭年收入,超过63万美元的家庭是美国最富裕的1%,而收入低于6.5万美元的家庭占到了60%,但38所院校中,前者的人数更多。

这场专门针对招生黑幕的行动被称为“Operation Varsity
Blues”,从2011年开始至2019年结案,33位演艺界和金融界的名流家长,17位教育机构负责人、大学体育教练甚至SAT考试官,在过去8年的阴谋行迹,在长达204页的指控书中生动地呈现。

实际上,更多教育不公是隐形的、“合法的”。

欧冠 3

2006年,Daniel Golden出版了The Price of Admission: How America’s
Ruling Class Buys its Way into Elite
Colleges
(《入学的代价:美国统治阶级如何买下通往精英院校之路》)。

美国司法部已在互联网公开了204页的指控书

The Price of Admission: How America’s Ruling Class Buys its Way into
Elite Colleges
书封 图片来自Amazon

为了帮助家长客户实现梦想,辛格长袖善舞地游走于各种顶级名校与社会名流之间疏通关系,通过伪造档案冒充体育特长生、请枪手代考SAT和ACT等方式,提供“定制化”的入学服务。

Golden在书中谈及Jared
Kushner的“争议”,后者是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女婿,Kushner曾在哈佛就读,但Golden称,此前Kushner的父亲曾向哈佛捐助了250万美元。

120万美金:一位不会踢足球的女孩作为明星球员被耶鲁大学录取…

尽管Kushner否认两者之间的关联性,Golden发现这绝非个例。为哈佛捐款最多的400人中,大约有一半都有子女在哈佛读书。

20万美金:一个毫无赛艇经验的学生,用他人的划船照片证明自己的“特长”,成为南加州大学赛艇校队成员…

另一个备受攻击的政策是“传承生政策”(legacy preference
policy),如果申请者有家庭成员曾是某所大学的校友,那么他/她会得到某种形式的“加分”。

5万美金:一名高中男孩串通监考员伪造“学习障碍”,参加标化考试并被确保分数达标…

2018年,来自全美12所顶尖大学的学生团体曾联署抗议,要求校方反思“传承生政策”。

欧冠,……

Alfredo
Dominguez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此前他并没有亲人在此就读,和他一样的学生被称为“一代生”。他表示,学校的确试图招收不同背景的学生,但传承生政策是迈向平等的绊脚石。

在被起诉的33位家长中,最先受到媒体关注的是两位好莱坞女演员:依靠美剧《欢乐满屋》走红的Lori
Loughlin,以及《绝望主妇》主演Felicity Huffman。

抗议者们拿出了一组数据。过去五年,普林斯顿的校友子女录取率约为30%,而整体平均录取率只有7%。康奈尔大学的数据是16%,宾州大学则是14%。

欧冠 4

除了达特茅斯学院之外,所有的常春藤盟校都参与了这次抗议,抗议者表示,达特茅斯的缺席在于该校没有“一代生”社团。

图片来源:Google

此外,美国名校对于体育的重视也塑造了另一道“门槛”。

以女星Loughlin为例,在以辛格为中介向南加州大学的相关人员支付五十万美元之后,她的两个从未划过船的女儿,摇身一变成为帆船体育特招生,成功被南加州大学录取。

“要成为一个高级别的运动员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这意味着大量资源”,Kirsten
Hextrum是俄克拉荷马大学的教育学副教授,她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一些运动的门槛特别高,比如赛艇、高尔夫、水球或是击剑,而这些运动在常春藤院校特别流行。

但实际上,这对姐妹既没有划船特长,也没有在入学后参加过任何相关训练。

“当一些人能够花钱请私教,帮忙准备考试、提高成绩,或是能够付得起重考费,用五千至一万美元准备课程。你如何对待这样的学生?”Richard
Lempert是密歇根大学法学和社会学的名誉教授,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这些算不上是腐败,但这意味着那些已经拥有了一切的人已经准备好获得更多了。”

欧冠 5

Loughlin和两位女儿 图片来源:Elle

不仅如此,Loughlin的小女儿Olivia更是在网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不久前,Olivia刚因为一番“我对上大学没有一毛兴趣啊!开学? 开学又怎么样?
耽误我去斐济岛拍视频!到了南加大以后我才不要上课呢,我就想24/7拍直播”的言论而遭到网友的抨击。

欧冠 6

OLIVIA JADE的YOUTUBE首页截图 图片来源:YOUTUB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