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2名成功参与了实验的孩子中,可是那个小男生踢了一脚后不仅不换给我儿子

图片 2

罗彻斯特大学的博士生赛勒斯特.基德认为,儿童实际上是相当理性的决定要等多久,才能得到更多的报酬,而这个延宕满足的决定是根据儿童自己的经验认定别人是否会说谎,或者值得信任。所以基德仿效棉花糖的实验,看看大人值不值得信任,会不会影响儿童的决策。

延迟满足,英语是“deferred gratification”或者“delayed
gratification”,字面上直接翻译是“推迟的满足感”

这个概念在发展心理学中指的是人的一种能力,或者人的一种属性,是人能够等待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再做想做的事,反映了自我控制或者说克制欲望的能力。

延伸研究3:“大人是否可信”非常重要。

我们经常会听到这两句话:

自我调节能力是丹尼尔.高曼提出EQ中的重要能力,他是引述一九六〇年代,斯坦福大学教授沃尔特.米契尔知名的棉花糖实验做为证据,认为四、五岁的幼儿已经懂得延宕满足的自律行为,而能够延宕满足的幼儿,长大后在学业成绩等方面的成就,都比那些希望立即得到满足的幼儿来得好。

关于“延迟满足”的研究,最有名的就是那个棉花糖实验了,实验者给4岁的孩子每人一颗棉花糖,并告诉他们,这颗糖可以随时吃掉,但是如果能坚持等到实验者回来再吃就可以得到两块棉花糖。实验结果,当然是有的孩子很快把糖吃了,有的坚持等到实验者回来,坚持等的孩子得到了两颗糖。后来,研究人员对这群孩子进行了跟踪研究,发现愿意等待的孩子具有较强的竞争能力、较高的的效率以及较强的自信心。

哪个利益更大,是孩子自己做出的判断;是否延迟满足,也是孩子自己做出的决定。而在我们身边大量发生的所谓延迟满足,都是基于父母的判断和父母的决定。

另外孩子缺乏控制力有时候和父母承诺不兑现有关系。

后来,罗彻斯特大学的Celeste
Kidd,重新改良了这个实验。在引入“棉花糖”实验之前,她将孩子分成A、B两组,同时让孩子们和她的同事一起画画,旁边放了一盒用过的蜡笔。有一位同事会告诉孩子们,“他们可以现在用这些旧的蜡笔,或者稍等一下,她会去拿一些全新的更加漂亮的蜡笔”。几分钟后,A组的那个成人拿着全新的蜡笔回来了;而B组的成人空手回来,和孩子们道歉,说,“对不起,我记错了,我们没有新蜡笔了。”

同样的情况又重复了一遍,这次是许诺有新的贴纸,同样的,A组的孩子得到了新的贴纸,而B组的成人又再一次道歉。经过这两次前期的“热身”后,
Kidd开始引入了“棉花糖”实验。结果非常令人震惊,A组(也就是成人两次都兑现承诺的那组)的孩子通过测试的比例要比B组的孩子高出四倍。

父亲跟女儿正要走过吊桥,父亲对女儿说:“抓住爸爸的手!万一发生什么事,你才不会掉进溪里。”女儿立即说:“不!爸,不是我抓住你的手而是你要抓住我的手。”父亲问:“这有什么不同?”女儿说:“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定抓不牢你的手,只好放开;但如果你抓住我的手,万一跌倒,你一定会紧握我的手。”

所以,“延迟满足”可以培养孩子的自控力,而良好的自控力会对以后的学习工作与人相处等起到积极的作用。

延伸研究1:年龄的影响:5岁是分界。

“知道了那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研究团队把二十八位三到五岁和父母一起来参加实验的幼儿,分成信任和不信任两组。所有儿童都要制作自己专属的杯子,同时要用一张空白的纸画画并把它黏在杯子上。研究者拿来不好用的蜡笔,但承诺孩子等一下会带来更好的蜡笔。在不可信任的这一组里,两分半钟后,研究者没有按照承诺提供画画的材料,也就是大人食言了;信任组的儿童经历同样的过程,但研究者回来时则带着承诺的材料进来。

罗彻斯特大学的Celeste
Kidd,重新改良了这个实验。在引入“棉花糖”实验之前,她将孩子分成A、B两组,同时让孩子们和她的同事一起画画,旁边放了一盒用过的蜡笔。有一位同事会告诉孩子们,“他们可以现在用这些旧的蜡笔,或者稍等一下,她会去拿一些全新的更加漂亮的蜡笔”。几分钟后,A组的那个成人拿着全新的蜡笔回来了;而B组的成人空手回来,和孩子们道歉,说,“对不起,我记错了,我们没有新蜡笔了。”

同样的情况又重复了一遍,这次是许诺有新的贴纸,同样的,A组的孩子得到了新的贴纸,而B组的成人又再一次道歉。经过这两次前期的“热身”后,
Kidd开始引入了“棉花糖”实验。结果非常令人震惊,A组(也就是成人两次都兑现承诺的那组)的孩子通过测试的比例要比B组的孩子高出四倍。

米歇尔的研究小组在1992年的报告中明确指出,5岁似乎是一条重要的分界线:4岁以下的孩子大多不具备延迟满足的能力,而5岁以上的孩子就明显出现了早期萌芽。在针对更多孩子的研究中,发现大多数孩子在8-13岁的时期,都可以发展出一定的延迟满足能力。这一结论与最新的神经发育研究的结果相吻合。

“知道是没有力量的做到才更有力量。”

大象和骑象人的心理模型告速我们,我们内心有两个我,一个是理性我,一个是感性我,如何让理性我战胜感性我,就需要指挥好骑象人,激励大象,并营造一个确实可行的路径。

有没有发现,孩子有时候特别听话,特别懂事,这时候他往往是内心高兴、愉悦的,所以他知道的事情能做的很好,很认真,很开心。而有时候很简单的事情他偏偏不做,比方说简单的洗手,洗脸,他不想洗的时候就是不动。

那么该如何提高孩子的行动力,改变拖延的习惯?除了我们自己要说到做到以外,还应该和孩子一起建立规则,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告诉他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做对了可以奖励,做错了要受到一定惩罚等等,强行他做是不管用的,我发现孩子是吃软不吃硬,硬碰硬更不行。提高行动力是我们一直要学习和做的事情,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图片 1

就理论理,父亲的大手容易抓住女儿的小手,而女儿的小手不容易抓稳父亲的大手;就理论情,女儿根据过去经验的累积,相信危机时父亲一定会保护自己。

再来看看研究者关于棉花糖实验的改良版。

那么,我们是否应该“随时满足孩子在物质上的需要”?当然不是!这里讨论的重点是:从小对孩子刻意进行延迟训练,不仅误解了理论,而且会误伤孩子。

第二,学习力。

学习力是一个人或一个组织,一个企业学习的动力,毅力和能力的综合表现。学习力是把知识资源转化成知识资本的能力。提高学习力才能不断提高竞争力,才能在自己的
领域里站得住脚。我四月份加入了一个写作群,刚入群后发现,都是各行各业优秀的人,再说写作,我几乎是零基础,读书思考应该是上学时候的事,毕业后很少读书,写作总结更是少之又少的事,面对那么多优秀的人,我不得不努力追赶,从零开始慢慢学习积累,虽然进步比较慢,但是安慰自己:“慢慢来,比较快。”

图片 2

再说说孩子,我发现我儿子是个喜欢学习的孩子,我陪伴他学习的时间太少了,他经常自己念些学校里学的诗歌,儿歌等。回来后经常拿起书让我给他读,有时候因为想忙自己的事就拒绝了,让他自己看,他也会耐心的自己读会儿,既然孩子内心有了这个萌芽,我更应该陪孩子一起成长,让他在兴趣中不断提高。

这些实验说明儿童能够延宕满足,也就是为了获得第二个棉花糖而苦等十几分钟,不仅反映了儿童自我控制的能力,也反映了成人守信才值得儿童等待。

“延迟满足”这个词大多数父母都听过吧,但是对它却是存在很大的误解,大家一般都按字面意思去理解“延迟满足孩子的需求”,结果,不仅没有达到教育的效果,还让亲子关系变得紧张。

1968年,心理学家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在位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比英幼儿园主持了著名的“棉花糖实验”。在32名成功参与了实验的孩子中,最小的3岁6个月,最大的5岁8个月。实验开始时,每个孩子面前都摆着一块棉花糖。孩子们被告知,他们可以马上吃掉这块棉花糖,但是假如能等待一会儿(15分钟)再吃,那么就能得到第二块棉花糖。结果,有些孩子马上把糖吃掉了,有些等了一会儿也吃掉了,有些等待了足够长的时间,得到了第二块棉花糖。在那之后,先后有600多名孩子参与了这项实验。

父母要做好榜样

这种自控力,甚至我们大人有时候也做不到,生完孩子后面对各种压力,经常无法控制情绪,再碰上孩子不听话,脾气更大,对孩子大吼大叫,后来发现孩子的脾气也大,任性,也经常发脾气,他这种个性显然是受了我的不良影响,后来才慢慢学着控制情绪,遇到事情以解决事情为主,情绪只能让事情变的更糟。

所以培养孩子的自控力首先我们家长自己先做好,比如学会控制情绪,学会控制各种欲望:购买欲,不停的看电视,看手机,刷朋友圈等。有些孩子看动画片成瘾,看电视玩游戏成瘾,甚至脾气暴躁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看似是孩子的问题,实际上和父母有着不可切割的原因,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先反思自己是否做好了,另外是否引导了孩子的不良习惯和行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